卖港派效忠“八国联军” “忠诚的反对派”应该爱国_秋分ppt

大连同志聊天室

2019-06-13

yezizhu卖港派效忠“八国联军” “忠诚的反对派”应该爱国_豪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卡斯蒂亚

怎样蒸螃蟹

卖港派效忠“八国联军” “忠诚的反对派”应该爱国_秋分ppt

  从政者效忠自己的国家是基本的政治伦理,然而,一个为打击犯罪及填补法律漏洞的《逃犯条例》修订就让反对派原形毕露,他们不仅在议会以暴力手段阻挠修例审议,更在最近两个多月内多次到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等地“告洋状”,主动要求外力干预本港修例。

本港学者形容这种行为无异于“政治自杀”,以牺牲港人利益换取政治筹码,必将受到市民唾弃。亦有政界人士认为,本港反对派已沦为“卖港派”、“反动派”,他们不是效忠香港,他们所效忠的是外国反华势力,以害港换取个人利益。    认贼作父  “政治投机”无底线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反对派并非事事与政府作对,以当地人民的利益为依归是最起码的底线。像香港部分反对派人士这样勾结外力,以逼迫中央或特区政府在重大问题上作出退让,在全世界都是极少见的。

  表面上,反对派得到了外国支持,但实际上,外国政客早就对中国有成见,想利用今次修例事件做文章,因为香港若通过修例,必然会令他们利用香港作为颠覆中国基地的空间缩窄,所以反对派送上门只是呼应了外国的成见,打击了香港的管治。  反对派这么做其实对他们自己也相当危险,甚至可以用“政治自杀”来形容。

因为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民会希望外部势力来干预自己。

反之,如果外国真的听从他们的意见,对香港实施制裁或限制措施,反对派就需要为他们愚蠢的政治投机行为付出代价。

  用心险恶  勾外力沆瀣一气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黄玉山:  香港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多元化社会,各抒己见本无可厚非。

在今次修例议题上,本港社会出现不同的声音乃至争拗亦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大家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理性对话,一齐出谋划策,相信这些内部纷争终将得到妥善解决。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与内地的发展利益更是息息相关,然而,反对派屡屡走出国门告洋状,同外国敌对势力沆瀣一气,实在是置香港的利益、国家的利益于不顾,定会遭到历史和世人的唾骂。

西方社会也有反对派,但多为“忠诚反对派”,他们在涉及国家利益层面的事情上往往作出理性、正确的选择,甚至可以放下恩怨,与对手共同进退、一致对外。

相比之下,香港的反对派忽略内部沟通机制,企图引入外部势力干涉内政,扰乱本港社会秩序的险恶用心令人不齿。

反对派是时候扪心自问,好好反思自己的言行了。

  抹黑修例  反对派政治救命草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工联会会长吴秋北:  反华势力对修例的干预如同新“八国联军”侵华。

修逃犯例原本只为打击罪恶,如今却成为外国干预香港事务的藉口,以及反对派的政治救命稻草。

反对派勾结英美反华势力,制造混乱,是他们一贯的伎俩,完全违背了当初在立法会就职时宣誓效忠基本法及特区政府的承诺。

这些反对派到外国要求外国人干预香港事务,明显已经不是效忠香港或基本法,他们所效忠的是外国反华势力或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已。

所以美、英听信了反对派的指鹿为马,相信作奸犯科杀人放火的逃犯是政治犯;然后反对派又借美英的“担忧”之故再变本加厉的纵恶。

  今次修例成败关系到特区管治权威,关系到中央支持特区依法施政的决心和能力,亦即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不管什么力量都没有妥协的余地。

  黄皮白心  口说爱港实是害港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  反对派邀请外部势力肆无忌惮干预香港内部事务,颠倒政治伦理,极之无耻虚伪。

香港立法会议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

但反对派先是向美方“反映”DQ参选人及修订《逃犯条例》等事宜,诬指“中央干预加剧”、香港特区人权法治“倒退”和“削弱”;又组成“反对修例美加团”,唱衰香港,不顾基本政治伦理,变本加厉要求外力干预。这些人口口声声爱香港,行动却实实在在损害香港利益。  修订《逃犯条例》属于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自治范围,修逃犯例不但不会出现反对派所说的损害“一国两制”,反而能够让“一国两制”更加完善。修例与美国或西方任何国家都没有关系,外部势力根本无权置喙。  效忠国家是基本“政治伦理”  “政治伦理”是用来衡量相关政治行为是否符合社会接受的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  对于政治伦理这一问题,古今中外许多学者都作过论述。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提出,“幸福的生活属于那些品性和思想方面有修养却只适中享用外在诸善的人。”他所表达的政治伦理含义,包括内在的道德修养与外在行为的善。  而在中国古代,政治行为在很多场合中都要求符合伦理。《史记.礼书》载“人道经纬万端,规矩无所不贯,诱进以仁义,束缚以刑罚”,所表达的是政治伦理的内在“仁义”与外在“刑罚”相结合,体现出内在道德要求与外在行为约束并用。  有评论指出,从政者效忠国家是基本的政治伦理。近来,反对派不断勾结外国势力对香港内部事务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就是颠倒是非黑白、违背“政治伦理”的体现。  “忠诚的反对派”应该爱国  “忠诚反对派”一词源于英文"LoyalOpposition",最早出现在英国或其他英联邦地区国会的在野党,他们被称为“女王陛下的忠诚反对派”"HerMajesty"sLoyalOpposition",意思是这些政党虽然在政纲、政策、定位上与执政党不一样,甚至以打击执政党为己任,但同样拥护王室及英国的宪法制度,忠诚于女王和国家。1940年美国大选中败给罗斯福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温德尔·威基,在其败选演辞中更加完整地定义了何谓“忠诚反对派”:“我向自己说,‘你在未来四年的责任,是充当一个忠诚反对派。’……所以,就让我们不要陷入党派政争的错误中,徒然为反对而反对。反对之目的,必须是为了成就一个更强大的美国,而不是为了削弱之。”  2015年8月,原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冯巍与民主党会面后,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曾分析指出,中央希望“泛民”接受几个基本原则,包括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对“一国两制”有正确理解,接受现时政治体系,引导他们变成“忠诚的反对派”。然而,近年本港反对派在勾连外力乱港、谋取个人政治私利的不归路上愈走愈远,他们出卖的是香港市民乃至全体中国人的利益。